天气预报:
· 幽默笑话(45)  
· 幽默笑话(44)  
· 幽默笑话(43)  
· 幽默笑话(42)  
· 幽默笑话(41)  
· 幽默笑话(40)  
· 幽默笑话(39)  
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正文浏览正文浏览
反邪教小说《黄金水母》连载十七:心魔退了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6-2-2

  编者按:曙光先生所著的反邪教中篇小说《黄金水母》,讲述的是主人公林月光与其丈夫经过20余年奋斗留在北京工作,作为两个家庭的“驻京办”,他们遭遇到了孩子青春期、家人生病、家族压力大等种种中年危机。小说中描述了林月光的弟媳谢娇因误入邪教造成夫妻不合,后由于“圆满升天”失败的亲身经历得以警醒,最终在家人和社会的帮助下回归的经历。凯风网从今日起分18章连载此中篇小说,欢迎大家分享转载,并赐此类中长篇小说。   

 

 

图片来自网络

 

   其实此时的谢娇虽然是哗哗地流泪,但嘴还是邦邦硬,其内心也是五味杂陈、翻江捣海,每每看似她理直气壮、义无反顾地“弘法”(也就是宣传大法)的背后,就有多少次伴随着她一次次的失望、无奈和失落。尤其是面对月光这个曾经言听计从、佩服崇拜的姐姐,看似振振有词的反驳与狡辩,其实她心里虚弱底气不足,由不得细细回想她自己多年来练功的经历。

 

  最初自己听说练功能强身健体,活动活动筋骨,要说没有作用那是昧着良心,的确对身体有些好转,后来按照师父要求阅读《转法轮》,开始读不下去,后来经过反复阅读,一本手指厚的书翻烂了好几本,倒背如流,别的啥也看不进去。再后来是“弘法”,其实就是跟政府对着干,违法违纪,因为师父说了,不“弘法”不算是大法弟子,师父是不渡你升天的。觉得自己这些年日子虽然过得磕磕绊绊,灰头土脸,但有了奔头一切都不算个事,能遇到师父算是老天开眼,算是三生有幸,算是该着自己走运了算是自己的福分。自己从此再也不是常人,高人一等,常人生活的喜怒哀乐和咱没了关系,其实不就是自尊心虚荣心吗?处处觉得有大法、有师父保佑自己了,活着有了奔头,总感觉自己能够实现升天成佛这个人类几千年几万年来的梦想了,说到根,是成仙成佛的信念在支撑自己。什么不争、不抢、不计较,什么“真善忍”,在外人看来,有的说是咱在做好人,有的说咱是神经病,其实咱心里清楚呀,不就是为了最终能白日飞升、成仙成佛吗,不就是有个天大的回报在诱惑自己吗?要不谁比谁傻呀。可月光姐姐说的对呀,你修炼了这么多年,升了吗。再说了姐姐这么多年对自己帮助那么多,她可是对自己真心好的人呀。

 

 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?想到这些,谢娇感觉全身不由地战栗抖动,她感到一阵阵恐惧。其实在看到毛毛的作文“我们的校长”时她已隐约间有所触动。我不会错的,我要相信大法相信师父,她强打精神暗示自己。其实她是惧怕邪教恐吓下的神形全灭,不敢面对已经被事实无数次验证的飞天谎言。

 

  哭好一阵子,面对诱惑和恐惧,谢娇仍然对多年来的付出留有一丝幻想,她不敢否定自己十几年的行为,她害怕,即使是自己错了,承认错误本身的行为就会击倒自己。她再次强打精神说,姐,自打俺练功了,心里敞亮多了,想想修炼圆满后能在师父的超度下升入天国,修成佛、道、神,而你们还在龌龊肮脏的世间受罪,尤其是姐姐这么好的人,再不退党退团退少先队就会遭报应,就会成为“魔”,能不为您伤心吗。

 

  听到这,月光也落泪了,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媳妇如此糊涂,如此不可理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,她流的是无奈和疼心的泪,两个互相心疼对方的女人互为对方伤心落了泪,但却是各流各的泪,各伤各自的心,眼泪虽然流在了一起,心却愈发远了。其实月光想的并不完全准确,她的一番话对谢娇有所触动。

 

  夜深人静,疲劳困顿、心烦意乱的月光躺在床上怎么也合不拢眼睛,她的视线牢牢地盯住屋顶一块脱落的石膏线留下的疤痕,丈夫犯懒掉了一个月也没有修上,望着望着,感觉那疤痕飘忽移动,在自己丰腴细腻的肌肤上也长出了丑陋的疤痕,痒得她燥热,看得她着恶心。她觉得自己渐渐脱离了黄金水母的庇护,跌进湖底,阳光不再,温暖不再,四周灰暗晦涩,冰冷坚硬,她鼓足力气呐喊求助,她奋力划动四肢企图重新靠近黄金水母,涌出的泪水让大片湖水变咸,苦涩哽噎,一阵痉挛,她重新看到了头顶上的那块疤痕。

 

  转过天,东北老家来了几个人到医院,说是街道办事处的干部,说是接到医院的电话,一个叫谢娇的人在医院宣传邪教言论,教唆住院病人拒医拒药,要接她回家接受教育,说是她不宜留在北京,说是要家属配合,月明也要跟着回去,说是北京是首都不能让她在首都给家乡丢人现眼。月光很无奈,一打听,原来是有些病人家属向医院保卫部门反映了谢娇的情况,再一打听是毛毛背着她主动向医院保卫部门提供了谢娇的原籍住址。

 

  无奈,月明陪着谢娇回了东北老家。

 

  她不理解身边的亲人都怎么了,怎么都那么让她操心让她累心让她不如意。小姑一家哪里都好,生活好,事业好,年龄正当年,可偏偏得了这么个病。毛毛虽是高中生了可毕竟还是个孩子,你怎么能擅自作主打小报告呢,怎么也要和妈妈打声招呼呀,那毕竟是你舅舅舅妈呀,人小主意大,理由冠冕堂皇,可醉翁之意不在酒,当妈的知道,说到根源和那只叫“校长”流浪猫不无关系。说起来弟弟和弟妹都是老实巴交的好人,怨,就怨邪教吧,都是法轮功这个邪教害的,尤其是自己的弟妹好好的一个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怎么就信了那升天成佛的荒唐事。(文章来源:凯风网   作者:曙光)

 

   (未完待续)

 
上一篇:反邪教小说《黄金水母》连载十八:城里的月光把梦点亮
下一篇:反邪教小说《黄金水母》连载十六:“谢半仙”的“执著心”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版权所有:盐城市反邪教协会